【高中班级宠物】(31-32)【作者:eyny10012990】   校园小说 
字数:879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高中班级宠物-31

  回到教室以后,天龙、巴勒、双枪、广东粥都已经安稳地坐在位子上,但是看起来有些慌张,眉宇间透着截然不同的感觉。

  仔细一看,这四个人长得跟刚才好像不太一样。

  可能是发现我的迟疑,超人直接在我耳边说:「已经换过了,冷静点。」
  换过?什么换过?

  等等,记得那个奇怪简讯曾经说过,黄家的信物里面有致命毒素,莫非他们刚才已经被毒死……

  一股酸味直冲喉咙,眼前的事物好像越来越模糊。

  等我回过注意的时候,马桶离我好近好近,看那一摊未消化完全的食物,嗯……午餐吃的玉米粒还是这么完整啊。

  我想起一些事情,直接跑到厕所狂吐。

  这是身体最直接的反应。

  我想起广东粥与天龙打架的梦境,那个真实无比的梦境,会不会──就是现实。

  天龙和广东粥那个时候打得一蹋糊涂,那种伤势怎么可能隔天像个没事人一样出现在教室里面,而且屁孩三人组跟广东粥性情大变,屁孩都不屁孩了,广东粥也在也不像之前那样,疯狂的像黄诗涵献殷勤。

  刚才那四个人被黄诗涵用不知名的手法直接放倒,被肌肉佬搬走之后,竟然马上出现在教室,虽然长得一样,但是眼神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同人。

  他们,真的死了……就在黄诗涵启动信物内毒药的时候。

  刚才那一个广东粥一定是知道自己将死,所以才这样怨恨地瞪着害死他的人。
  胃酸再一次爆出喉咙,喷得马桶到处都是,鼻子里面的酸味让我分不清是悲伤还是噁心。

  黄家,这个可能有超级大势力的家族、还是组织,把挡在他们前面的人直接杀掉,然后用整形过的人进行替换,好让这些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在人世间。
  可恶,他妈的!这怎么可能!

  有这么大势力的人,对!我就是在说黄诗涵,这样的人竟然被班上的人轮奸到不要不要的,这力量的差距完全不合逻辑。

  要被抹杀掉的应该是第一个强奸她的人啊!

  又吐,这次只吐出绿色的胆汁。

  第一个人,是我,孙子杨,这个胆大包天的不知好歹小子。

  接下来是咚咚、元宝、超人……超人!

  对啊,照这个逻辑,为什么超人没有死掉呢,看他的反应,他的确是我认识的超人没错呀。

  想到这里我放松不少,他没死,所以前面我的推论可能全部都是错的,屁孩还是原来的屁孩,广东粥也还是原来的广东粥。

  我摀着脸,喜悦的心情再也压抑不住。

  「哈哈哈哈!」开怀畅笑。

  超人你真好!我第一次觉得认识你真好!不管你做什么我都原谅你了!
  就算你把我打得满地找牙我也原谅你……打我,为什么要……!!!

  好似有一块铁槌重重地打得我满头金星。

  因为超人的主人是绵华呀!所以黄诗涵没办法遥控杀掉他!

  如果假设绵华与黄诗涵是同样的存在,那么超人显然已经被绵华完全控制。
  那一天在黄金大厦,超人没由来地疯狂攻击我,绵华得意的叫超人小P,还有肌肉四佬的出现,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?

  「记得我。还有,乖乖去躺医院吧。」超人这样说过。

  ………

  鼻子好酸,却不是胃酸的关系。

  眼睛模糊,却不是精神衰弱的关系。

  那一天超人的白大卫里面藏着那一句话,我总算明白了。

  「千万不要去校外参观会死」

  说的,就是这个吗?你是在怕我会被黄诗涵套上黄家的奴隶证明吗?

  超人,你为了把我赶出这些变态所设下的奇怪游戏,所以才胖揍我一顿,最好打到住院好几个月,好没办法参加校外参观?

  校外参观,肯定就是这一切的终点。

  我……

  我要去报警啦!

  碰地,我撞破塑胶厕门,踉跄近乎滚带爬地跌下楼梯。

  不顾教官喝斥翻过电卷门奔出学校,闯入最近的一间警局里面。

  「我要自首!」我大吼着。

  「同学?你怎么了?」待在值班桌的员警慌张探出脑袋。

  「我要自首!我要自首!我有好多事情要跟你说!」

  「好好好,你冷静一点好吗?」

  员警把我带到后面的办公室里面要我等一下。

  还等啊!已经有人死掉了呀!

  我抓起桌上的纸笔狠狠写下我的所见所闻,一开始是怎么强奸黄诗涵的,后面是怎么霸凌她的,然后又把她当玩具,然后又、然后又!

  「同学,小力一点呀,我们金费可不够再买一张桌子。」那员警摊开活页资料夹,打开录音笔,一切就绪。

  「好!你听我说,我………」

  声音被我硬生生地堵在气管内,肿胀的刺痛让我差点窒息。

  那员警的金色扣子上面有熟悉的图案,张牙虎爪地朝我扑来。

  是剑与玫瑰的浮雕。

  为什么这里也有?

  「同学,怎么了吗?」员警笑着说,皮笑肉不笑的说。

  「太紧张啦!」另一位员警凑过来,拍拍我的肩膀:「我是这间派出所的局长,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?」手指上的黄家戒指闪闪发光。

  「啊!!!!」这里到底是怎么啦!

  「警察先生!这个人不是警察啊!」我朝着整个派出所大喊。

  「干!你是起肖喔!」

  一个啤酒肚中年警察丢下他的踩地雷前来关心,可是他的皮带扣上也有──剑与玫瑰。

  另一个警察的戒指、从办公室出来的局长领带夹,到处,到处都是剑与玫瑰!
  「同学你怎么了!」一群警察渐渐包围上来。

  「别靠近我!」

  霎时,所有警察停止动作,用一种无奈悲苦的眼神看着我。

  我明白了……你们都是黄家的狗!

  「你们都是黄家的狗!」我真的这样喊出来。

  可怕的是,警察局内寂静一片。

  没人否认、没人承认、他们就这样看着我,好像我是一种全新的物种,与他们的世界格格不入。

  我再度奔驰在马路上,到另外一间警察局。

               另一间──

              又是另一间──

  剑与玫瑰,到处都是

  傍晚,我躲在黄金大厦的阴暗处。

  搭车到台北要多少钱呢……

  如果说这个乡镇都已经被黄家控制的话,那么我到台北去总不会有错吧。
  那傢伙真的可以这么神通广大,我就随便抓一个路人一五一十的告诉他……对!

  这种骇人听闻的故事,一定可以连续在报纸上滚上一个月。

  到时候我就安全了!

  黑暗中我的感官变得很敏锐,因此我没有放过前来的脚步声。

  那人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,反而是直直朝我走来。

  「谁!」

  「我。」超人的声音。

  超人从黑暗中现身,带着两瓶沙沙哑椰奶,丢给我一瓶。

  这是以前我们两个去网咖打LOL的时候最爱点的饮料。

  「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。」

  「演戏演得够久了吧,就算跑到被控制的警察局耍猴戏,我们这边可是完全不会相信喔。啊啊……没想到被测试的反而是我们呢。这样你被监视的事情就曝光了,无所谓,你也早就知道了对吧。」

  超人扭开椰奶的罐子,在里面加入维他露B,是我认识的超人。

  「真没想到黄家派你过来监督,这就是身为长辈的爱吗?」

  「你是在公杀……」公杀小,我没说出来。

  超人拼命地对我眨眼睛,眼睫毛都快喷掉了。

  他不希望我说话?对了!他是绵华的人,所以身上难保不会有窃听器什么的。
  「哼,那又如何。」自从小学拿到话剧第一名之后就没演过戏了,久违的即兴演出(freestyle)吗?

  「别插手,我们有自己的玩法。这是司马家的下任当家的留言。」

  「事情搞成这样,不怕被人知道吗?」拜託快来个谁发现啊!

  「情报封锁得很完美,所有可干涉的范围人都被控制,不受控制的也已经替换成替身,人都可以这样控制了,机械的电子情报更不用说。」超人按着耳朵停顿了一下,是在听耳机吧?

  这样就可以确定他是过来当传声筒的。

  「你暴露自己的身分目的是什么?进行游戏前的调查报告,可没说你有什么特别的。黄家派来的……怎么可能因为手滑掉出信物露出马脚。」

  超人在说这一句的时候,脸上紧绷着,简直快要笑出来。

  这一句话肯定是司马家那边的人叫他问的,这误会可大了,我只是一个喜欢干正妹的小废物而已,对方这么看得起的问题,听在超人耳里当然好笑。

  那我也要回一点有水准的答案,才不会叫人看扁了。

  「严密封锁?认真?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,对黄家的名誉将有多大的损伤,到时候不是一句小孩子在游戏就可以解决过去啊,你们真的作好准备了吗?」
  「技术上、理论上,没有泄漏的可能。」

  「我听到了……哈哈哈哈!」我放声大笑,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三小。
  这一次超人停顿很久才开口说话,在背后操盘的司马家想来也搞不清楚,我这个黄家派来的直属高级奴隶想要冲三小吧。

  「没有泄漏的可能。」超人脸上扭成一团,嘴角不断抖动。

  「又再一次背书啦,你们。」我站起身子,走到窗户旁边,一旁的霓虹灯把我的脸上照得忽明忽暗。

  「记住你们说过的话,要是让我这边发现到一丁点的风声,后果会如何,我也没办法保证。」

  说完这一句我马上接着说话,避免对方多问问题:「期限是校外教学……还剩下一个月的时间,别坏了两边的感情啊。」

  「只要情报封锁的不完全,这场游戏会立刻中止。」

  「那这些相关人士呢?」

  「清除记忆。」

  干,连这么科幻炫炮的事情都做得到吗?

  等等,他们已经把一堆人换脸上来做替补了、还封锁资讯,清除记忆反而像是小事一样。

  「司马家诚挚地向您问好,并且送上迟到的见面礼。」

  超人拿出一小罐银色液体,塞到我手掌心。

  这液体闪亮闪亮,但又不像是水银,这是甚么东西?算了,先收着。

  「小孩子的游戏也是现实的一部份,在游戏中学习与成长,所以不管事多么细小的事物,都要特别注意啊。」

  超人停了一下才说:「黄家这是什么意思……」

  我彷彿看见躲在超人身后的司马家的人,这场战斗,我已经占据了高处:「什么意思我想你们很清楚吧,就算拿这种东西给我,也不能让黄家的标准下降。反而是反效果吧,哈哈哈。」

  听到我这一句,超人拿出手机,打开扩音,司马绵华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。
  终於忍不住跟我直接对谈了吗。

  「是礼物不够厚重吗?」绵华的声音听起来相当紧张,背景好像还有很多人在说话,一整个智囊团啊我的老天爷。

  「这么说就太失格调了,对吧。我会好好地盯着你们,记住我说过的话。」
  「闭嘴!你只不过是黄家的高级奴隶,凭甚么……」后面一堆人把绵华打断,依稀可以听到,小姐冷静、对方是代表黄家什么的。

  黄家这么恐怖,给我这一枚戒指的人到底在想什么。

  「事情就是这样,让我们好好相处吧。」我一个转身,头也不回的离开现场。
  夜风灌饱我的衬衫,就像是一流的武学宗师目空一切,飘然而去。

  事实上是我不知道要怎么掰了,还是快点闪人。

  之后我买了一袋盐酥鸡与红茶冰回家,然后被我老母打了一巴掌,说是翘课到不知道要回来。

  「妈妈你放心,我已经不是过去的我了。」然后我又吃了一巴掌。

  既然这么生气,就不要瓜分我买的鹹酥鸡啊,喂!

  国小的妹妹一把抱住的我的手臂,说什么都不愿意放开。

  别担心了,各位。

  经过这一次误会的会谈,我已经掌握很多资讯。

  像是对方有做完美的资讯封锁,所以估计我们存在手机电脑里面的威胁影片只是安慰剂,对方想要的话可以直接拦截封杀。换句话说,对方超级怕曝光。
  只要这件事情曝光,那一切就不用玩了。

  事情将会回到最初的原点。

  一切都会没事。

  电脑或许可以骇入、警察或许可以收买、死去的人或许可以用整容过的人替换,可是人这种东西是最难掌控的。

  人一多,事情就难办。

  上次把小诗固定在墙壁上给人干,少说也有六十几人干过,这件事情却没有曝光,真厉害啊,司马家、黄家。

  那么,要是变成一百人、五百人、一千人呢?

  我们学校学生人数大概有一千人,正妹变成肉欲发泄专用这件事情将会像病毒一样蔓延开来。

  你们的团队做好准备了吗!

             高中班级宠物-32

  新的一天,这天起床呼吸特别畅快。

  啊啊,这就是知天命的感觉吗?

  踏入教室,黄诗涵还是第一个来到教室的人,晨曦透过半透的夏季制服,好像她穿着一件薄纱一样,下方的美景一览无遗。

  「干嘛?」

  「没干嘛,就是看你而已。」

  「唉……关於你,我昨天已经想过了。就算你不是我的直属奴隶,在怎么说我也是黄的下任接班人,你不能如此无礼。」

  「哈哈,黄的接班人?」

  黄诗涵看了看我,嘟着嘴说:「跟我弟弟都是。」

  喔,原来黄家这个超级不知名庞大势力有两个接班人,一个是脑子有问题的婊子、另一个可能还不知道她姊整天在吃男人的屌吧。

  「昨天绵华跟我说了一些事情……你是他们派来的保险吧。请你不要跟他们乱说话,现在一切都在掌控之中。」

  「我知道,只是游戏而已。」

  「对!就只是游戏而已。」

  黄诗涵的大眼哀求地看着我,果然女人死心踏地臣服在男人脚下的感觉就是不一样。

  「没关系,我本来就不打算干涉你们,只是我说过,别管我。你自己说说看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?」

  「什么意思………」黄诗涵歪头想了一下,突然脸红不敢再看我。

  现在我正在把资讯不对称(Informationsymmetry)利用大最大化,在绵华小诗眼中,我大概是他们家里派出来监视她们的人。

  简单的说就是,几个小朋友在玩奇怪的游戏,这个游戏把一大堆人都卷进来,可是这个游戏不能暴露,所以他们把一些可能暴露的人都置换掉,资讯方面也是严格控管……

  突然想起一件事情。

  化工装置老师与化学老师的死亡。

  得到这么多资讯以后回头再看,化工老师根本就是被黄诗涵弄死的吧!看化工老师正经的样子,被黄诗涵诱惑之后大概是想要把事情曝光,然后跟化学老师不知怎么的,一起被弄死了。

  想到这里我的下体一凉。

  可恶!

  「黄诗涵你干嘛啦!」这个婊子不知不觉摸到我的下方,跪着拉开我的石门水库。

  「欸?你不是要这个……!!!死垃圾,笨蛋!白癡. 」

  黄诗涵一把推开我的小腹,红着脸坐回位子上。

  「喔喔,你误会了对吧。我只是说别管我,你自己解读成要服侍我,到底是有多缺男人呀?」

  「死垃圾……闭嘴。」

  我从后面突袭小诗,轻轻捏着她两粒小红莓,这女人还是没穿胸罩来,根本听话。

  「而且是黄家的下任接班人,就这么主动跪在奴隶身前,这是不是你的本性啊?」

  「才不是。」

  「可是乳头越来越硬了喔。」

  「才没有。」

  「你们可以继续玩你们的游戏,我不打算干涉,相对的也别管我在做什么。」
  「呜嗯……」

  「有这么舒服吗?好好地说人话回答我呀!」我用力捏着上下扯动,胸部随之拉伸。

  「才没有呢,放手啦,这样很痛耶。」

  呵呵,我老实放手闪人,时间还长得很呢。

  今天的美术课上的是人体素描,老师也是用心良苦,特别请了一个裸体妈斗,搞得大家心动动。

  为此我们还特别跟建筑一甲和上美术课,据说是裸体妈斗请一次要快两千元,必须物尽其用。

  建筑一甲总共有24人,有16个男生与8个女生,其中一个还是小刚的女朋友,也难怪他这么亢奋,能跟女朋友一起上课。

  「小美,来坐我旁边呀。」小刚像个娘炮一样,说话轻声细语的。

  「矮油,人家会不好意思啦。」这个小美长得一张马脸,牙齿也不整齐,身体乾扁皮肤又差,跟黄诗涵根本没得比。

  美术老师是一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人,满腔热血的感觉。

  「同学,今天就是大家最期待的日子,裸体素描!。」

  美术教室爆出热烈的掌声,就连我们平时看惯同龄少女胴体的化一甲们也一起鼓掌,能够看到女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宽衣解带,还是挺令人期待的。

  美术老师慢条斯理地讲解绘画重点,什么比例啦、脂肪啦、特徵啦,不想听啦!快点较裸体模特儿出来好吗。

  「在请模特儿出来之前,老师必须要在强调一次,这是为了艺术,各位同学不要抱着有色眼光看待,专注在人体的美丽上,这才是对模特儿的尊敬。」
  美术老师清了清喉咙说:「让我们欢迎Marry。」

  所有人热情鼓掌,一个长发女子步入教室。

  淡褐色的长发在她满是皱纹的哈巴狗脸上飘动,眼袋大到吓死人,嘴上还叼着一只菸。

  「真慢啊。」叫做Marry的女人,也就是玛莉说着。

  教室静得可以听到有人在啜泣的声音。

  「各位同学,玛莉小姐是裸体模特儿的翘楚,被她训练出来的大牌MD现在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脚色,让她作为各位的模特儿是在合适不过的……学姊,这里不能吸菸……」

  「啊,是喔。」玛莉把刚点燃的长寿捏熄,一屁股坐到讲台前的沙发。
  美术老师兴奋地指挥同学围成一个ㄇ字型,摆出自己的画架,还有那二三十几只深浅不一的铅笔。

  「同学,脂肪与皱褶才是人体素描中最难画,也最有趣的地方,骨头每个人都长得差不多,可是肉体上的岁月痕迹可就不一样了。」

  「小萧闭嘴!什么脂肪皱褶,老娘只是被放鸽子才过来赚点外快,最近的年轻人啊,啧啧啧。」

  玛莉脱掉浴袍,露出底下不可描述的肉体。

  所有人痛苦的别开视线,只有美术老师振笔疾书,开始画画画。

  「同学还不快点跟上我的脚步!是业界的老大姊玛莉姊喔。」

  「小萧!你再多说一个字,老娘就不玩了!」

  美术老师这才闭嘴画画。

  大家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始动笔。

  这个玛莉姊一点女性的矜持都没有,两脚开开露出好像会发出臭味的异形生物,卷毛到处乱长,胸部像是泄气的皮球挂在两边,根本是恐怖片吧。

  「啊……」玛莉姊突然发出声音。

  「怎么了吗?」美术老师说。

  「感觉有点冷呢,小萧你刚才说话了是不是?」玛莉姊翻身坐起,直接走到美术老师身边,老师身边的同学不住哀号。

  「我最讨厌不听话的后辈,要老娘做事可以,但要遵守我的游戏规则。今天就到此为止了。」玛莉当着老师的面穿回浴袍,大家松了一大口气,但老师可不这么觉得。

  「玛莉姊……拜託不能这样,这堂课大家都期待很久了,这是为了教学,为了艺术啊。」

  他妈的你爱画老肥婆就不要拖人下水好吗?

  「拜託,玛莉姊。」

  「我不要!」玛莉姊重新点燃长寿菸,大大吸了一口,脸上无限满足。
  是时候了。

  我跟黄诗涵说了几句话,然后说:「现在就是考验你们情报封锁能力的时候了。」

  她白了我一眼:「白癡!这样根本就没有意义好吗!」

  「有没有意义是我说了算。好,就算撇除掉监视者的身分好了,你忘记现在在班上你是甚么地位吗?」

  有这样想法的不只我一个,班上大部分的同学都对黄诗涵投以热烈的眼光。
  但没人敢提这个要求,因为黄诗涵是我们性奴隶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,尽量不要外泄。

  可是对现在的我而言,是越多人知道越好,只要在也锁不住风声,这个不知名的鬼游戏就会画上句点,我也能继续我的平凡高中生活了。

  「玛莉姊,这里可能有不出世的艺术天才啊,现在正是给予他们刺激的时候,你忍心扼杀这些幼苗?」

  「乾我屁事。」玛莉挖出好大一坨鼻屎弹掉:「年轻人就是不懂得靠自己,遇上问题要自己解决,前辈们在旁指导才是正途。」

  「可是……可是……」

  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女生说话了:「老师……我自愿做裸体模特儿。」
  这个人就是黄诗涵。

  「哼,这条路可不好走喔。」玛莉姊邪笑着:「可别以为用现在这个机会就能吸引到粉丝,MD没有想像中这么简单,要裸体喔。」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…」

  建筑科的男生死盯着小诗凹凸有致的身体流口水,其他女生则是不敢置信的送上鄙视的眼神。

  「我愿意。」黄诗涵压着裙子红着脸说。

  男同学们爆出热烈的掌声,为了艺术的声音此起彼落。

  美术老师发出哀号,口中喃喃说着什么脂肪、岁月痕迹等。

  女同学有的红着脸、有的用着看垃圾的眼神瞪着小诗。

  小诗长得漂亮,容易惹来同性的忌妒也是很合理的事情,我看这件事情有不少女生会觉得「这个别班的女的根本就只是想红而已!」这样吧。

  如此一来黄诗涵这三个字会迅速地在她们姊妹圈中传开。

  唉呀,传越多越好,尽量散播出去吧。

  这个时候黄诗涵已经被带到沙发前方,被玛莉粗手粗脚地脱了个只剩鞋袜。
  旁边的建筑科同学揉揉眼睛,颤声说:「竟然没有穿内衣内裤……」

  「刚才不就跟你说她有激凸了。」

  「这么骚的女同学,怎么之前都没注意到。」

  女学生的反应也很好玩:「看她一脸就是想要诱惑男人的样子。」

  「真变态,而且还自愿裸体。」

  「到底是有多想被人看光呀?」

  小诗光滑的肩膀颤抖着,一手挡着雪白的玉兔,双腿夹紧好像快要蹲下,另一手遮住少女最重要的地方,但是白皙的皮肤与藏在衣服下的胴体已经一览无遗,赤裸裸地暴露在众人眼前。

  那双可怜的水汪汪大眼简直就快要哭出来,她张开小嘴,粉嫩的小舌头在里面一前一后,彷彿想要说些什么。

  「挺标緻的啊,这下子连我都想把你收为徒弟啦。」玛莉姊伸手抚摸小诗的肚子、腰侧、大腿、屁股,满足的点点头:「简直是一百分啊,别害怕,这是为了艺术,一下就习惯了。」她拍拍小诗的屁股。

  那柔软的臀肉诱人地回弹着玛莉的拍打,有些男同学当场躲回画板后面,深怕有人看到裤档已经撑起。

  我怎么看都觉得像是第一次拍AV的女优啊,玛莉姊根本很适合做老鸨,专门推无知少女下海。

  一场视奸大会,即将开始。

               未完待续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评论加载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