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重生操美记列传·赵颜妍传】(02)【作者:shilinlee】   校园小说 
字数:448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2 殉情受辱

  当晚,徐庆伟和赵颜妍的新房。

  「颜妍,我们该休息了。」徐庆伟揽着赵颜妍的肩膀说。

  「庆伟……我……」

  「想说什么就说吧。」

  「我想一个人静一静,我想回家。」

  「可是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,你是我的新婚妻子,你就这么让我独守空房?」徐庆伟的情绪有些激动。

  「我还是忘不了他。我现在真的没心情。」

  「可是他已经死了,再也回不来了。你还是要好好过日子的。」

  「我知道他已经死了,可是我就是忘不了他。」赵颜妍有些歇斯底里。
  「我知道你很伤心。好好休息一下吧,过几天就没事了。」徐庆伟抱着赵颜妍安慰道。

  「你放开我,」赵颜妍突然挣脱徐庆伟的怀抱,「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……」
  「好好好,我进房间去等你。」徐庆伟举手投降。

  「别等我了,我今天想回家去。」

  「你回哪里去?我们已经结婚了,已经办完了婚礼,你是我的妻子,这里就是你的家。」

  「不再是了!……对不起庆伟,我想我没办法继续跟你在一起了……」赵颜妍说完,流着泪摘下手上的戒指扔在地上,打开门冲出屋子。

  徐庆伟望着她远去的背影,摇摇头,嘴角泛出苦涩的笑容。难道自己费尽心机,还是要在这最后关头功亏一篑?随她去吧,或许让她冷静几天就好了。
  赵颜妍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回到了自己的公寓,打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本日记。打开日记,掉出一张相片——那是一张新江四中的毕业相。

  赵颜妍轻轻的抚摸着照片里的人脸,这是自己与他唯一的一张合影,泪水从赵颜妍的眼角处滑落。

  看看自己的日记里,几乎页页都会出现的那个名字,赵颜妍笑了。至少自己已经得到了他的爱,其他的并不是那么重要了,不是吗?

  赵颜妍走进浴室,一件一件脱下身上的礼服,任冰冷的水淋在自己身上。
  她仔细地搓洗着自己的身体,一点一点,一寸一寸,洗的异常认真。

  洗着洗着,她就哭起来了。哭着哭着,却又笑了,仿佛做出了一个什么重要的决定。

  把身体洗干净之后,赵颜妍赤裸着身子,来到卧室,打开音响。

            不懂爱恨情愁颠倒的我们

           都以为相爱就像风云的善变

             相信爱一天抵过永远

            在这一刹那冻结了时间

            不懂怎么表现温柔的我们

           还以为殉情只是古老的传言

            你走得有多痛痛有多浓

            当梦被埋在江南烟雨中

               心碎了才懂

  音箱里传来了《江南》凄美的歌声……

  伴随着音乐,赵颜妍从抽屉里翻出一个小药瓶,一仰脖尽数服下,随后,就这么躺在床上。

  「刘磊,我们死后还能再见面吗?」赵颜妍喃喃地说,「让我最后再陪你疯狂一次吧,你能感觉到吗?」

  赵颜妍的手抚上自己的酥胸,用力揉捏着,娇乳在她自己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,随后双手用力在自己乳头上用力一捏。

  「啊……你能听到我说话吗?我的身体已经被他用过,但是我都已经洗的很干净了,希望你不会介意。」

  一点点爱抚自己的身体,幻想着是刘磊的手在自己身上抚摸,赵颜妍脸上泛出笑意,下身也越来越潮湿。

  爱抚完自己的胸乳、小腹、大腿和臀部之后,赵颜妍的玉手抚上了自己的小穴。

  「刘磊,你知道吗?虽然他和我有过好几次亲密的接触,但是我这里一直是很干净的,别的男人都没有碰过。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

  赵颜妍大腿分开,双手掰开自己的嫩穴,在穴肉和阴蒂上抚摸着。

  「你看,我的小穴还是粉色的,是不是很漂亮很好看?是不是很想进来?快来吧,我这里只是为你准备的。」

  赵颜妍伸出两根手指,插进自己的小穴中,另一只手又回到乳房上,有些狂乱地揉弄着。

  「嗯……啊……好舒服。刘磊……你的肉棒好厉害……」从来只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幻想着刘磊悄悄自慰的赵颜妍,这回也迷乱地喊出了淫言浪语。

  「哦……刘磊……继续……用力……不要停……我爱你……」

  感觉自己身体的力量在渐渐流失,赵颜妍原本在酥乳和身体四处抚摸的手也收了回来,用力捏住自己的阴蒂。

  「啊……刘磊……我不行了……要去了……」

  这一次的高潮,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激烈。随着一阵潮水的喷发,赵颜妍的身体抽搐了几下,失去了所有力气,微笑着闭上了眼睛……

  赵颜妍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惊奇地发现自己来到一个很奇怪的地方。抬头,天上看不到太阳,也没有星星和月亮,根本看不出是白天还是黑夜。环境有些阴森幽暗,但还是能够比较清楚地看清周围的物体,也不知道光线是从哪里来的。四周怪石嶙峋,还有一些似乎已经哭死的树木。脚下有一条路,不知道是什么材料铺就,一眼望不到尽头,不知从哪里开始,也不知会通向何处。

  (这是哪里?我不是已经服下安眠药了?难道我已经死了?原来人死后会到这里,那我会不会见到刘磊?)

  正思索间,前方传来一阵嬉闹声,隐约可以看到几个人影向她这边走来。赵颜妍刚准备上前去问问情况,一低头却猛然看到自己光洁的大白腿,以及……她的那一对傲人的酥胸。

  「啊……」赵颜妍不禁发出一声尖叫,连忙用双手遮掩住自己的身体,可是遮住这里却遮不住那里,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。

  (为什么我会光着身子?我这个样子还怎么见人?不要啊,有什么东西能给我遮挡一下?)

  赵颜妍看到路旁不远处有一块大石头,慌乱地跑过去想要躲一下,却为时已晚。

  「咦?什么声音?老二,老三,老四,你们快过来,这里居然有一个小妞,还是光着身子的。」

  当先一个身影像打了兴奋剂似的朝她冲了过来,后面几个人影也怪笑着跟上,不一会儿就把赵颜妍围了起来。赵颜妍何曾见过这种场面?低着头蹲在地上瑟瑟发抖。

  「小姑娘,你不要害怕,我们可不是什么坏人。」

  「老二你这话没毛病,我们连人都不是了,当然不是坏人……」

  「闭嘴,老三,别吓坏了人家小姑娘。」

  「小姑娘,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?怎么衣服都没穿一件?」

  「嘿嘿,我们在这里游荡了四十多年,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小妞,居然还是光着屁股的,这回可以好好爽一下了。」

  说话间,两个「人」已经一边一个抓起赵颜妍的手臂,将她拉了起来,又将她的头抬起。

  「你们……你们别过来……走开……你……你们干什么?」

  赵颜妍慌乱地挣扎着,但她一个弱女子,终究是徒劳无功。见挣扎无果,她只能认命地放弃了,脸上流下两行清泪。

  (难道我的清白就这么毁在这里?)

  这时,赵颜妍才看清楚围上来的这几个人的相貌。他们长相差不多,相貌谈不上帅气,却也还比较周正,只是面色苍白得很不自然。几人身材比较魁梧,手臂上肌肉虬结,衣衫有些褴褛,似乎是兽皮制成。

  「对,老三老四,抓着她的手,等我和老二爽完就轮到你们了。」见赵颜妍放弃反抗,几人更加肆无忌惮了,一边恣意调笑着一边在赵颜妍身上摸摸捏捏。
  「老大,你看,这小妞还真不错呢,不光长得这么漂亮,奶子还这么坚挺,一点都没有下垂,捏起来好软好舒服呢。」旁边一个抓着她手臂的人在她乳房上揉捏着。

  「就是啊,她这奶头还是粉红色的呢,肯定没怎么被人操过,咱们还真是走运啊。嘿,这身体还真敏感,奶头这么随便捏几下就硬起来了。」后面那个人抱住她,两只手也抓上她的乳房,手指还在她乳尖上捻弄。赵颜妍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人裤裆里有个东西已经硬起来,顶在她身后。

  「这皮肤还真是光滑白嫩,摸起来手感真不错,这屁股蛋也是极品啊。」抓着她手臂的另一个人则是把注意力放在她的翘臀上。

  她前面这个人则是将魔爪伸向她的下身,在她小穴中抠挖着,「确实是极品啊,下面都已经这么湿了,真是敏感的体质呢。诶……这小妞居然还是个雏……」那人抠挖了一会儿,指尖突然碰到一层薄膜,赵颜妍也皱起眉头,发出一声痛叫。
  「真的?居然还没开苞就死了?小姑娘别怕,哥哥们马上就来让你享受一下人间的极乐。」后面那人怪笑着说,手上的动作却也越发用力了。

  前面那人突然俯下身子,一把抄起赵颜妍的双腿架在肩上,掰开她的小穴,仔细欣赏着她腿间的春光。

  「果然是粉色的。娘的,老子活这么大岁数,还没操过粉色的嫩逼。这回可真是撞大运了。」说完一边用双手逗弄着赵颜妍的穴肉和上面的小豆豆,一边伸出舌头在她小穴上舔弄起来,带出一股股浪水。

  面对几人的凌辱调戏和淫言秽语,赵颜妍完全无法反抗,身体也不知为何变得如此敏感,很快就被弄得娇喘连连。

  等她达到一波小高潮之后,前面那人放下她的双腿,脱下裤子,露出一根黝黑粗壮的肉棒。

  (这么大……我会被玩坏的……不要啊……难道我保留了二十多年的贞操真要坏在这里?)

  「老二,我们一起来,看谁坚持得最久。」赵颜妍感觉到后面那人也褪下了裤子,一个硬硬的东西顶在她的臀缝中。

  「不,不要……救命啊……救命啊……」

  赵颜妍眼看贞操失守,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,双脚胡乱踢蹬着,口中也大声求救起来。

  「啪」的一巴掌狠狠打在她屁股上,赵颜妍痛呼一声。「小娘皮还挺辣,老大老二你们先上,我跟老四给你们掠阵,等会也好尝尝鲜。」

  「你们在干什么?」突然一个炸雷般的声音威严地响起,把几人吓了一跳。
  赵颜妍扭头一看,一个穿着官服,面相奇特的大胡子似缓实快地走了过来。
  「判……判官大人……判官大人饶命……」几个大汉哆嗦着跪了一地,不住地叩头求饶。

  「你们几个混蛋,阎王大人念你们兄弟生前无大过犯,准许你们在地府游荡,日子到了自会送你们转世投胎。如今居然做出此等丑事。若不是本判官一时心血来潮,险些让你们酿成大错。自己去第三层地狱领罚,滚吧。」

  「谢……谢判官大人开恩。」几名大汉叩了几下头,战战兢兢走了。

  「小姑娘,你没事吧?」那判官走到重新蹲在地上的赵颜妍身前,露出一个自以为和颜悦色的笑容,不过这笑容在赵颜妍看起来怎么都跟和颜悦色扯不上边。
  「谢……谢谢。这是哪里?您是哪位?」再怎么说人家也帮了大忙,该有的礼数赵颜妍还是没有忘,连忙道谢,顺便询问一下情况。只是她现在赤身裸体,实在是有些不太雅观。

  「这里是地府,我是判官甲,你是刚死的吧?你且起来,跟我去见阎王大人吧,顺便说说你是怎么死的。」

  「是,判官大人。不过……」赵颜妍欲言又止。

  判官见她如此,立刻会意,解下背后的披肩,披在赵颜妍身上。赵颜妍这才敢站起身来,发现这披肩确实宽大,将她玲珑曼妙的身躯牢牢遮掩住。

  沿着那条路,也不知走了多久,赵颜妍随着判官甲来到一座很是气派的宫殿前。路上她已经将自己生前的遭遇和死因都告诉了判官甲。

  「再进去可就进了阎王殿了。按照礼数,我是需要着装齐整的,这披肩还是要穿上,所以面见阎王大人时只能委屈你先光着身子了。」判官甲言语中有些歉意。

  「不不……别这么说……大人一路这么帮我,我已经很感激了。」赵颜妍心中虽说有些不舍,却还是很快地将披肩脱了下来,交回判官甲手上。

  「那我先进去通传了,你先在此等候,叫你你再进来。」

  「是,大人。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评论加载中..